氧气新闻网

《快雪时晴帖》里的“张侯”

文化 4

  言语是不断改变的,去古愈远,语义改变愈大。因晋人文集散佚,清代严可均编录《全晋文》多从《和平御览》等类书和《淳化阁帖》等刻帖中而来。就所收晋人书札而言,书帖用语有别于其时的散文创造,语义不流畅。钱钟书先生在阅览王羲之《杂帖》时说:“按六朝法帖,有煞隐晦处。此等太半为今天所谓‘条子’、‘字条’,其时受者必到眼即了,后世读之,却常苦思而尚未通。”但是,有些不行解的原因,是咱们用今义诠释古代词语所造成的。王羲之《快雪时晴帖》就存在如此误读。

  《快雪时晴帖》是仅次于《兰亭序》的一件书法墨宝,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此帖以“羲之磕头”4字行草书开始,用楷书“山阴张侯”4字结束,共4行28字,字字珠玑,被誉为“二十八骊珠”。乾隆皇帝对之爱不释手,赞其“龙跳天门,虎卧凤阁”,“天下无双,古今鲜对”,与王珣《伯远帖》、王献之《中秋帖》一同收藏于养心殿西暖阁内,并专门为三帖装饰一间8平方米的小书斋,亲笔御书匾额“三希堂”。乾隆皇帝在《快雪时晴帖》题跋“神乎技矣”,又书“神”“妙”二大字,每年瑞雪初降之时即取出赏玩,并留下60多处不同时期的跋语,可见对此“稀世之宝”的喜欢程度。

  帖文释读为:“羲之磕头: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王羲之磕头。山阴张侯。”“山阴张侯”独立1行,处于左边偏下方位,应该不是正文内容,多认为是收信人和地址。有的直接翻译为“山阴张先生”;有的说此帖属复书之制,相当于现在信件封皮;有的认为古人寄信时将信卷起,置于管中,信札卷起后,此四字正好在外侧,取卷即可见。启功先生在《晋代人信件中的句逗》一文中评此帖道:“这儿除后边写信的人名和受信人张侯外,‘快雪’等八个字,也很理解。”愚认为“山阴张侯”解说为收信人和地址,似为不当。

  “山阴张侯”是什么

  王羲之日子的年代鸿雁传书,多依托信使,书写地址也应现在天一样需求详细,不能过分简略,不然无法送达。其他书帖中多触及信使之事,“想足下使还”,“去冬遣使”,“使还,得八日书”等。再有,王羲之交游圈里没有张侯,“侯”是爵位,不能作为对男子的敬称。“山阴张侯”并非是“山阴张先生之意”,而应该是“我在山阴预备好了,等候您的莅临”。

  如此解说,关系到“侯”的词义。此帖之“张”,并非姓氏,而是“打开”“打开”之义。“侯”,应是张贴箭靶之布。《说文解字》:“侯:春飨所射侯也。从人,从厂,象张布,矢在其下。皇帝射熊、虎、豹,服猛也;诸侯射熊、豕、虎;大夫射麋。麋,惑也;士射鹿豕,为田除害也。”《说文解字今译》引徐灏《段注笺》:“侯制以布为之。其间设鹄,以革为之,所射之的也。”《诗经·齐风·猗嗟》:“终日射侯,不出正兮。”孔颖达疏曰:“大射则张皮侯而设鹄,宾射则张布侯而画正”,“正者,侯中所射之处”。上述文献对“侯”为何物记载比较清楚。射箭时怎么运用也要遵照不同的礼仪。《周礼·夏官》:“服不氏掌养猛兽而教扰之”,“射者赞张侯”。赞,辅佐也;张侯,把侯打开也。《仪礼·乡射礼》:“司马阶前命张侯,遂命依旌。凡侯,皇帝熊侯,白质;诸侯麋侯,赤质;大夫布侯,画以虎豹;士布侯,画以鹿豕。凡画者,丹质。”郑玄注曰:“此所谓兽侯也,燕射则张之。乡射及宾射,当张采侯二正。而记此者,皇帝诸侯之燕射,各以其乡射之礼而张此侯,由是云焉白质、赤质,皆谓采其地。其地不采者,白布也。熊、麋、虎、豹、鹿、豕,皆正面画其头象于正鹄之处耳。君画一,臣画二,阳奇阴偶之数也。燕射射熊、虎、豹,不忘上下相犯。射麋、鹿、豕,志在君臣相养也。其画之皆毛物之。”《周礼·梓人》:梓人“张皮侯而栖鹄”,“张五采之侯”,“张兽侯,则王以息燕。”郑玄注曰:“皮侯,以皮所饰之侯。”贾公彦疏曰:“皇帝三侯,用虎、熊、豹皮饰侯之侧,号曰皮侯。而栖鹄者,各以其皮为鹄,名此为鹄者,缀于中心,似鸟之栖。”根据这些礼仪程序,可知“张侯”乃“将侯打开”,为行将举办的射箭典礼做好预备。“张侯”在《快雪时晴帖》中的意义能够引申一下,便是“我王羲之在山阴把喝酒时射箭的侯现已打开,时间等候您的莅临”。

  王羲之为何会如此说呢?帖中有“未果为结”一语,“未果”是未能如愿也;“结”,乃心境郁结之义。估测可能是朋友曾访问过他,因其外出而没有如愿;也可能是因病而不宜碰头错过了,“知以多疾不果”。王羲之十分重视友谊,对“未果”之事心存抱歉,所以要专门提出,把“山阴张侯”写在信札的封皮上,让收信人一望而知,也表明自己的抱歉以及急切见到朋友的心境。后人装裱此帖时,比较珍爱王羲之所书,尽管不是正文内容,也不舍得丢掉,将其置于正文左下方位。如此格局不符合东晋书仪,在王羲之书札中仅见此例。别的,书札首先用“羲之磕头”,最终又用全名“王羲之磕头”,更是为“未果”之事表明抱歉。此帖的山阴是王羲之寓居之地,其他书帖中有“羲之山阴报”等语。

  两晋时期的弓箭

  礼、乐、射、御、书、数是对古代读书人的基本要求,古人习之代代相传。射箭、驾车为军事技术。晋代关于大蒐礼和射礼记载不多,应与其时髦玄谈、讲仪容而轻战备有关。

  两晋时期,有一种文娱方法——戏射,分朋射和单人射。朋射是一种团体赛,参加者分作两部分,每个参加者轮番射击,按所中箭记筹,多者为胜。魏舒“性好骑射”,曾任后将军钟毓长史,钟毓安排戏射,他仅仅画筹者。有一次朋射,由于人数不行,魏舒上阵救急,“容范娴雅,发无不中,举座惊诧,莫有敌者。”刘毅落魄时,与亲友邀射,先借州府东堂,但江州刺史庾悦与僚佐也来东堂戏射,刘毅央求道:“毅辈屯否之人,合一射甚难。君于诸堂并可,望今天见让。”庾悦不从,刘毅邀请来的人只好散去。

  单射是个人之间互竞输赢,或打赌竞胜。王恺有一头名“八百里驳”的爱牛。王济与之以千万钱与牛对赌而射。王恺自恃箭术高明,请王济先射。不承想王济一箭破的,“因据胡床,呼左右速探牛心来,顷刻而至,一割便去。”安西将军庾翼镇武昌,谢尚“数诣翼咨谋军事。尝与翼共射,翼曰:‘卿若破的,当以宣扬相赏。’尚应声中之,翼即以其副宣扬给之。”

  古人讲武,是为了不时预备战役。在四郊多垒的东晋时期,王羲之借用射箭之艺作典,邀约朋友当为随手拈来之语。不过,当射箭技艺离咱们逐渐悠远之时,咱们却不从知晓其详细意义了。

  “快”“佳”二字释义

  有学者认为“快”乃“佳”之义,似可商。此帖写于江南的山阴,因气候比华北温暖,下雪不至于太大。王羲之《十七帖》中有“顷积雪凝寒,五十年中所无”。从另一个方面证明,大雪并不常有。“快雪”一是指雪下得忽然、比较急;二是雪下得不大,天立刻放晴。

  对此帖的释读,“佳想安善”,仍是“佳,想安善”,也有不同说法。愚认为后者更为恰当。在王羲之的其他书帖中,多有“想”如此。比方:“想必果”“想足下镇彼土”“想久至”等等,并无“佳想”之语。

  弄清了“山阴张侯”之义,《快雪时晴帖》的有关疑问涣然冰释,关于咱们掌握此帖原旨大有裨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