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气新闻网

史上最冤枉的皇帝,生有三子却被污蔑为性无能,无任何过错却被废

历史 9

作为史上最冤枉的皇帝,东晋废帝司马奕字延龄,晋朝第12位皇帝,是成帝司马衍的次子,哀帝司马丕的亲弟弟。作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人,司马奕刚一降生便被册封为东海王,11岁时出任散骑常侍、镇军将军,19岁时晋升为车骑将军。哀帝即位后,改封弟弟司马奕为琅琊王,并进拜他为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让他参与军国大事,端的是无比信任。

哀帝是个“短命鬼”,在位4年便驾崩,终年25岁。由于哀帝没有子嗣,所以等到他死后,临朝听政的褚太后把年仅21岁的司马奕扶上帝位,是为晋废帝,时在兴宁三年二月。褚太后本名褚蒜子,是晋康帝之妻,穆帝之母,同时也是哀帝、废帝的婶母,曾先后三度临朝,扶立过5位皇帝,在晋朝历史上极具影响力。

此时,褚太后以皇帝年幼为由宣布临朝听政,而大司马桓温则坐镇荆州、遥控朝政,由此使得司马奕徒有皇帝的名号,手中却没有半点实权,朝廷内外皆受制于人,真好比一个“双重傀儡”。好在司马奕深谙韬晦之术,上台后并未急着亲政,而是谨言慎行,大事小情均交由褚太后、桓温裁决,自己则做起了“甩手掌柜”。但在暗地里,司马奕却密切关注着局势的发展,并耐心等到反击的机会。

作为晋朝头号权臣,桓温早就有篡位的心思,为了树立威望、收拢民心,曾西灭成汉、三伐中原,在建立战功的同时,也将军政大权揽入自己手中。随着年事渐高,桓温篡位的欲望愈发强烈,然而他深知自己的威望还不够高,而三次北伐的失利更让他名誉大损,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通过废立皇帝来重树威望、铲除异己,然后才能行篡位之事。

然而晋废帝在位期间谨言慎行,既没有残忍暴虐的举动,又没有沉溺酒色的表现,如此清白纯洁,根本就没有任何把柄可抓。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桓温既然找不到光明正大的理由,便决定拿皇帝的私生活做文章,通过泼脏水的方式,把他搞臭、搞倒。为此,桓温派人到京师去散布流言,污蔑皇帝性无能,他的三个儿子乃是宠臣跟妃嫔所生的“孽种”。

等到流言被炒得沸沸扬扬之际,桓温便威逼褚太后下诏,以司马奕不能生育、宫闱秽乱为由,将他废黜,改立晋元帝幼子司马昱为帝,是为简文帝,时在太和六年十一月。

褚太后的懿旨刚刚发布,桓温便派散骑侍郎刘亨进宫收缴玉玺,然后威逼着司马奕搬离皇宫。时值仲秋,天气还比较暖和,司马奕来不及收拾,便穿着单衣步行走出西堂,然后乘牛车出神兽门,被数百名士兵押送到他当年做东海王时的府邸。群臣见状,无不悲泣哽咽。司马奕不仅被污蔑为性无能,而且没有任何过错便被废黜,堪称史上最冤枉的皇帝。

司马奕退位后,先后被降封为东海王、海西公,并被送往吴县西柴里居住,由吴国内史刁彝、御史顾允领兵监管。此时,国中有不少同情司马奕遭遇的大臣、将领,假借他的名义起兵反抗桓温,并打算把他重新扶上皇位。而司马奕听到风声后,却变得更加忧惧,每日里闭门谢客,唯恐被桓温抓到把柄,从而遭到杀害。

好在没过多久,简文帝和桓温便相继病死,才使得司马奕的处境较为改善。此时,天师道首领卢悚派弟子许龙秘访司马奕,自称奉褚太后密诏来迎奉他回京复辟,后者听后一度动心,但终在家人的极力劝阻下作罢。司马奕自知复辟无望,又怕再遭祸端,便每日纵情于酒色之中,一旦发现妃嫔怀孕后便让她们堕胎,唯恐引起朝廷的猜忌。

此时,简文帝的儿子孝武帝在位,在获悉堂侄司马奕种种举动后,便认为他已经安于屈辱、堕落,再无复辟之心,由此解除对他的杀心。太元十一年十月十六日,司马奕在被废黜15年后,最终病死于吴县住所,时年45岁。司马奕死后没有谥号,不起皇陵,史书上一般把他称作废帝或海西公。纵观司马奕的人生,怎一个“悲”字了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