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气新闻网

晚清日俄在中国领土开战 为何清政府却宣布保持中立?

历史 5

说起近代中国的屈辱历史,相信读者朋友们比较熟悉的有晚清以来的两次鸦片战争、甲午中日战争以及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上面这四次战争,最后都以清方惨败,与帝国列强签订出卖国家利益的不平等条约而告终,每一次战争都是对晚清以来衰落的清国的一记重创,致使中国在帝国势力压迫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在海明威《老人与海》的故事中,有这么一句话,说一个意志坚强的人,尽可以被敌人消灭,但却永远不能被打倒,这句话用来形容近代以来中华民族从衰落走向复兴的历史,可谓恰如其分。但是如果仅就晚清历史而言,就晚清政府而言,却远没有这种“打不倒”的精神。

我们前面提到的四场战争,虽然都重创了华夏,但我们有一个词语叫“屡败屡战”,如果晚清政府在认清落后挨打的现实之后,能够知耻后勇、发愤图强,那么过去的失败可以看作是经历战争洗礼所受到的创伤,而非单纯的耻辱。

可惜的是,在经历了数次对外战争失败,以及对内的改革受挫后,慈禧太后统治下的晚清政府意志已被击倒,彻底失去了继续抗争的勇气。晚清的最后十年,虽然没有再经历对外战争失败,但却是清代历史上最屈辱的十年,其中最重要的标志性事件,为发生在光绪三十年的日俄战争。

日俄战争虽为帝国列强内部权利争夺而引发的战争,但其主战场却选择在了我国东北。而面对这场外人打进国门的战争,清政府却对外宣称保持中立,这也成为了近代史上难以抹去的一个耻辱的污点。

关于清末的日俄战争,可能有许多朋友不是特别了解其详情,在这里首先对这次战争爆发的起源简要介绍。

近代日本与俄国矛盾的根源,在于领土扩张的冲突。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仍然是帝国主义实行殖民统治的扩张时期,日俄同样作为中国的邻国,分别有西进和南下的领土需求:其中日本为实行“大陆政策”,实现称霸亚洲的野心;而俄国则梦想实现“黄俄罗斯计划”,结果中国的东三省,成为了日俄两国眼中的一块大肥肉。

我国东北成为日俄两国的占领目标,有其历史根源。在清兵入关,建立起清朝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清政府实行了一系列严格的旗民分治制度。比如一直延续到清末的旗民不通婚制度,在光绪年间废除这一制度之前,清朝旗人与汉人之间是禁止结婚的。而另一项制度,则是在东北不设行省,而是派驻盛京、吉林、黑龙江将军管辖,实行相对独立的治理,同时禁止汉人进入。

东北地区曾为满洲女真发祥的“龙兴之地”,清朝统治者出于一些对满人自身利益的考虑,有意将其打造为“自留地”,严禁汉人进入。我们之所以经常说“闯关东”,是因为清朝汉人进入关外本身是不合法的,需要“闯”才能过去。

清朝的这一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东北地区的“纯粹性”,但由于长期禁止汉民内迁,旗人的人数又不足以充实,导致晚清时期这一广袤的地区变得“空虚少人烟,有土无人”。清政府无法对这一地区实行有效管辖的结果,就是外部势力开始渗入,在日俄战争之后,东北甚至“名为中国领土,实则几无我国容足之地。”

而日俄战争爆发的导火索,一是在于甲午中日战争《马关条约》签订时,最初有割让辽东半岛的条款,但在俄国、德国、法国三国的干涉之下,日本被迫答应以三千万两白银为赔偿,让清廷赎回辽东半岛。

表面上看,是俄国很讲“义气”,替被欺负的清朝出头,但实际上是日俄两国在我国东北利益的一次冲突。二是在后甲午战争到八国联军侵华时期,在李鸿章的主导下,清政府有意实行了所谓“联俄制日”政策,出让了东北许多利益予俄国,这也成为了数年之后日本发动对俄战争的重要原因。

两个邻国因利益争夺而开战,战场却选择在了我国东北,面对这种奇耻大辱,换做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权,都应该奋起反抗,保护当地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然而正如我们前面讲到的,此时的晚清政府,已经被过去多次的失败打断了脊梁,面对帝国主义光天化日的侵略,竟然发表了一则保持中立的声明:

“谕内阁:现在日俄两国失和用兵,朝廷念彼此均系友邦,中国应按局外中立之例办理。著各直省将军督抚,通饬所属文武,并晓谕军民人等,一体钦遵,以笃邦交而维大局,毋得疏误。”

如果日本和俄国是在别的地方打仗,考虑到清末时期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对这场战争保持中立亦无可厚非。然而这场战争甚至不是在家门口打,都已经打到家里面了,清政府仍保持这种袖手旁观的态度。用当时人们的比喻来说,把自己家借给别人当角斗场,已经十分可耻;而别人打完之后,对自己家的财产进行分赃,却仍默不作声,难道还有比这更大的耻辱吗?

晚清政府在日俄战争中采取的中立态度,让更多的有识之士看穿了清末统治者们的懦弱和虚伪,纷纷转投革命道路,加速了清朝灭亡的进程。

按理来说,东北作为清朝统治者的发源地,于公于私,似乎都应该尽最大的努力去保护,为何最后却采取了中立的态度,仅仅发表了一些央求日俄两军保护好在这一地区的满洲宫殿陵寝的无力声明呢?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长期以来落后挨打而形成的一种错误的惯性思维,认为清朝国力弱小,则逢战必败,既然逢战必败,则不如不战,即便外人打到了国门内,也是优先考虑消极避战。这其实是错误地认识了战术退让与软弱投降的区别。

国家之间的外交,从来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赢家通吃,即便是大国处理利益冲突,也经常需要做出适当的让步,而国力弱小的国家更是如此。我们讲韬光养晦,实际上是在为了获得更长远利益的基础上,适当地进行战术性让步,来换取发展的时间和空间。但战术性让步的前提,在于维护国家核心利益不受损害,这也是与投降派之间最重要的区别。

或许有人会质问,如果以卵击石,明知必败,为何还要一战?我们的回答是,如果国家核心利益受到侵犯,那么即便面对必败之局,也不得不拿出不惜一战的态度,这表明的是一个国家的立场。如果仅仅因国力弱小,就一味地采取投降策略,虽然短期内可能获得喘息之机,但失去的是国家的信誉,会被人视为软弱可欺,长此以往受到的联合围剿会越来越重。晚清以来的历史,就是在一步步无底线的投降退让中,彻底失去了主动权。殷鉴不远,不可遗忘。

标签: 清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