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气新闻网

曾国藩开了句玩笑话 为何导致左宗棠立刻与他绝交?

历史 7

谈到晚清时期名臣,则不得不提到曾左——曾为曾国藩,左为左宗棠,两人都是能在近代史中名垂后世的风云人物。常言道乱世出英雄,若生在太平盛世,曾左二人或许能凭借各自的才华和能力脱颖而出,但顶多成为一名高级技术官僚,达不到后来挽救清朝于倾危之中的名臣高度。

曾左二人相比,曾国藩年纪较长,功名较高,出道也更早,但这并没有成为曾国藩倚老卖老的理由,二人之间更多的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在对抗太平天国很长一段时间里,曾左二人在军事上能力通力合作,私交也很好。不过两人之间的友谊,也是“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不但没有维持到最后,甚至到了断绝往来的地步。

清人笔记《水窗春呓》中有一段记载,提到当年曾国藩拿左宗棠开的一个玩笑,或是导致二人断交的直接原因:

“文正用兵主持重,除霆营外如徽防朱唐两大营。恪靖皆不以为然。一日来咨,极诋文正用人之谬,词旨亢厉,令人难堪。文正复之云:‘昔富将军咨唐义渠中丞云:贵部院实属调度乖方之至。贵部堂博学多师,不仅取则古人,亦且效法时贤,其于富将军可谓深造有得,后先辉映,实深佩服,相应咨覆云云。’”

在许多人心目中,曾国藩可能是个一本正经的古板老学究形象,不过根据许多相关的史料记载,实际上曾国藩是个非常幽默的人。

当时左宗棠在军事和政治方面与曾国藩有许多不同见解,对曾国藩这个老上司也是丝毫不留面子,用很直白的语言来信批评曾国藩不会用人。曾国藩也不与左宗棠辩驳,而是决定幽他一默,把左宗棠比作了跋扈的旗人将军富明阿。

曾国藩的本意,估计是想用这种开玩笑的方式化解矛盾,谁知左宗棠也是非常认真地想和曾国藩讨论这些问题,曾国藩却在公文中跟他开玩笑,让左宗棠深深感到被轻视。根据《水窗春呓》的记载,自此之后,左宗棠便不再与曾国藩通书信,直至曾国藩去世,两人都再没有一字往来。

从上面这个故事来看,曾国藩和左宗棠作为当世的两方封疆大吏,一代名臣,只因为一句玩笑话就掀翻了友谊的小船,似乎有些儿戏。而事实上,曾左两人绝交虽与这个玩笑有关,但此仅为导火索,导致两人关系恶化并最终走向决裂的原因,实则另有他故。

曾左之交恶,其最初的缘由,在于曾国藩自己的一个失误。我们知道,曾国藩一生中对清廷最大的功绩,莫过于率领湘军击败太平天国,除去了威胁大清政权存亡的心腹大患。同治三年,曾国藩和曾国荃兄弟攻破太平天国都城金陵,其时天王洪秀全已死,曾国藩便向朝廷汇报,首逆洪秀全已畏罪自杀,忠王李秀成被擒,洪秀全的儿子洪福也已投火自尽。

关于太平天国幼主洪福已死的说法,最初是李秀成在供词中提到的。李秀成的原话是自己与洪福在突围时走散,洪福大概率已经死在了乱军之中,曾氏兄弟为了向朝廷领功,未经核实情况,就说洪福已经自尽,以示太平天国后患已除。

而事实上,幼主洪福已经在太平军的护送下安全出城,李秀成伪供的目的是为其打掩护。而洪福在逃亡过程中,路过左宗棠所管辖的浙江地界,并被官军所发现。左宗棠将洪福仍然在逃的情况向朝廷汇报,但这样一来,相当于打了曾国藩两兄弟的脸,由此引发了曾左两人在朝廷面前的一番激辩。

洪福仍然在逃,对曾国藩而言是大失面子的事情,曾国藩便抓住左宗棠没有真正擒获洪福这一点,指出左宗棠伪造证词,目的是想与湘军争功。此外,曾国藩还翻出旧账,说当年左宗棠进攻杭州时,逃出的太平军比这次金陵之战要多得多,当时没有处分左宗棠,现如今也不应以有太平军外逃为由处分湘军。

曾国藩的这番说辞,其实并不客观,更像是为了给自己洗脱罪名而转移朝廷注意力。面对曾国藩的无端指责,左宗棠也据理力争,为自己抗辩。

首先,左宗棠指出洪福外逃,并非自己胡编乱造,有部将缴获的太平天国幼主印信可以证明;其次,杭州作战一事,当时左宗棠兵力不足,没办法合围杭州,有太平军逃出实属正常,当时在向朝廷的军报中也明确说明了这一情况,反观金陵却是在官军重重围困数月情况下,仍被太平天国幼主逃出,事后湘军还捏造洪福自尽的事实。从这两点来看,究竟是谁在无理取闹,相信大家心里都明白。

最后,左宗棠还非常大度地表示:“臣因军事最尚质实,故不得不辨。至此后公事,均仍和衷商办,臣断不敢稍存意见,自重愆尤。”话说得很漂亮,反讽的意思也很明显,实际上实在讽刺曾国藩的虚伪和小气。

两位朝廷重臣不留情面地互怼,如果闹得太大也实在也没有好处,所以清廷也不想去分清谁是谁非,而是选择当个和事佬,对曾国藩,表明“朝廷于有功诸臣,不欲苛求细故”;对左宗棠,则劝勉“该督其益加勉,庶为一代名臣,以副厚望”,算是以官方出面的形式化解了这场矛盾。

其实对这件事情,曾国藩和左宗棠看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的。对左宗棠而言,自己查出幼天王洪福在逃,将此据实入告,是尽到为人臣子的本分,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反而是曾国藩捏造事实反咬一口,并非君子所为。

而从曾国藩的角度看,洪福是否在逃的事实并不重要,关键是左宗棠这人太不讲义气。当年左宗棠被湖广总督官文弹劾,走投无路时,是曾国藩的湘军收留了他;后来左宗棠能够当上浙江巡抚和闽浙总督,也是出于曾国藩的举荐,曾国藩可以算得上是左宗棠事业上的大恩人。

无论是对待朋友还是恩人,左宗棠公然将曾国藩出卖,是为不义。即便真的是发现了洪福下落,要向朝廷禀报,也完全可以先和曾国藩商量,大家讨论一个方案。左宗棠选择直接上奏朝廷,无疑将曾国藩置于十分被动的地位。曾国藩认为左宗棠忘恩负义,左宗棠则认为曾国藩不分是非,两人都在内心中埋下了对对方不满的种子,因此后来曾国藩那句玩笑话,直接成为了两人绝交的导火索。

不过,曾左两人虽然绝交,但仍不失君子风度。左宗棠晚年西征,曾国藩在两江为其筹集粮饷,还派出旗下劲旅支援,使无后顾之忧。曾国藩去世后,左宗棠亦悲痛万分,在给儿子左孝威的家书中坦言“吾与侯所争者国事兵略,非争权竞势比”,并且对曾国藩的后人十分关照。所谓“君子交绝,不出恶声”,曾国藩与左宗棠两人,便向世人做出了绝好的示范。

标签: 清代